published on: mingster

多年來,談到蘋果電腦,人們想到的第一個名字,及唯一的名字,總是 Steve Jobs,所有光芒就集中在他身上,沒有待過bay area 或看過 Pirates of Silicon Valley這部電影的,可能不知道,就像 Microsoft 的 Bill Gates 跟 Paul Allen,Apple 還有一位創辦人 Steve Wozniak。

Woz 是一位典型的 geek engineer。工程師總是不善交際,不善言詞的,多年來他退隱江山,在業界外專職從事教育,即便是我待在valley 這麼久,也是看過這部半記錄片才瞭解內情的。

Woz web site: http://www.woz.org/

終於月亮的另一面想亮起來。Woz 首度打破沉默,出版這本自傳 iWoz,還原了當年的歷史,這本由本人自述的傳記,也詳實演繹了矽谷的工程師文化(iWoz 中文版已由遠流出版社在今年七月出版)。

兩位 Steve 聯手締造 Apple傳奇,但兩人從來就不是同一種人。Jobs是天生business man,口若懸河、熱愛行銷,知道生意在哪裡;Woz是天生工程師:害羞自閉、卻好惡作劇,擅長組裝零件勝於經營人際關係。他們唯二的相同之處,是畢業自同一所高中,及都喜歡發明新奇的電子產品。年長的 Woz酷愛玩技術,年輕的 Jobs則愛把做好的玩意拿去賣錢。

他們互相欣賞、互相需要、聯手搞怪、一起創業,但性格的差異終究讓兩人分道揚鑣,各自走上不同的路。Woz先離開 Apple,創辦自己的遙控器公司,繼而再轉去做小學老師;Jobs則和董事會吵翻後離開,先創辦NeXT,再接手Pixar,並於1997回鍋蘋果,東山再起,將一連串 i開頭的產品賣成全球叫座,成為當今科技業最有影響力的人之一。

Woz和大多數工程師的最大差別,就是 Woz有「夢想」,那種源自於 geek的渴望,要「創造不同」Make a difference,並身體力行去做。這指的不是賺錢 (創一家公司或股票上市或成為億萬富翁),而是創造一個時代,一個可以幫助眾人的創新。

比方說,Woz總喜歡用最少的晶片,做出與別人同樣功能的東西,這樣子價格才能降下來,而這也是電腦從大企業和軍方的技術人員手上,進入一般中小企業及家庭的關鍵。此外,我們用電腦時習以為常的螢幕和鍵盤,也是 Woz的手筆。在此之前只有 mainframe,每個 user都得用打孔卡片輸入後,在控制板上看結果,再到報表室裡拿列印出來的結果。

Jobs與Woz利用他們互補的長處 (追求無與倫比的elegant、非凡的行銷、及不屈不撓、不受限的技術思維),最終將打字機 keyboard的輸入概念及類似電視螢幕的輸出變成 PC的標準 IO,成為今日電腦的標準。我們今天操作電腦的方式,源於 Woz 跟 Jobs 三十多年前的想法和實做。我認為個人電腦的歷史,應該要從 Apple I上市那天開始。

就連新竹科技園區後來流行的 stock option 員工分紅配股,Woz也早就做了,而且是個人來做。在 Apple上市前,他拿出一部份自己的股票,低價賣給他認為對蘋果有貢獻的人,包含同事和朋友,稱為「Woz Plan」。至於公司方面和 Jobs個人,則沒有什麼動作。

你可以說 Woz是個「怪人」,在他這本 iWoz裡你處處可以看到這樣的例子。他不太和別人計較,做事大多自己來,功勞則和別人分享。他對財富沒太大想法,對發明和創造卻有極大的熱忱。當然,和這種對事比對人更有興趣的人相處也很累。誰能忍受新房裡不是堆滿玫瑰而是塞滿主機板和晶片?

有人問過我矽谷跟台灣的差異有哪些。well, 台灣有很多工程師及科技業的企業家,但沒有汐谷這種真正想「Make a difference」的人及環境。在台灣工作幾年後這環境迫使每個人每天專注於ROI, 導入 6 sigma或 cost down,個性比較外向一點的技術人就應該轉進成為 sales 或 PM,要不就自己創業,去當自己的老闆。在你入行10 幾年後還在當工程人員寫 code的好像就遜掉了。

在矽谷我從不以身為工程師而覺得遜,也沒啥官僚體制的問題。我們崇拜追求平等和客觀,不論在技術上或其他任何事,我們希望卓越、精益求精,也不怕挑戰上層,爭辯事非。尤其是像Woz 這種矽谷精神代表人物,是最典型的 geek - 相信真理,反對一切的官僚和虛偽。

我並不是說在矽谷每個人都是geek,geek就算在矽谷也不一定都混的很好,但這種態度卻是被推崇、被景仰的,因為每個人都知道挑戰現況就是推動創新的 nuts and bots 基本精神,而創新也就是矽谷自 1950以來特有的文化。因此,在矽谷這種工程師文化處處可見,而 Woz就是其中的知名代表之一。其他例子類舉不凡,像 Google 也是一個很典型的鼓勵創新的範例。

從Apple I 到 iPhone,全世界都景仰 Apple的產出,不管是對手或是愛用者。科技界也都熟悉 Jobs 這位行銷鬼才,但 如果當初 Jobs身在台灣,他的創意、概念及做法不可能會落實;或是說,台灣的文化不可能有 Jobs這樣的企業家,或有環境讓像 Woz這樣的工程師,用他們這樣的方式來做事。

所以我很不願意大聲說出來,我想台灣短視近利的態度,所養成的環境、文化就是最大的差別。

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