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ublished on: mingster

小果農變富果農的翻身傳奇

在台南玉井種「酸仔」的吳清進常說自己是靠土地的「做事人」,為了把芒果賣到日本,他和產銷班大膽卯起來做國際標準化作業。小農經濟翻身,就由農企業的產銷革命開始。
文/吳錦勳

七月十三日下午,台南左鎮鄉杜普國際的蒸熱處理廠裡,日本農林水產省派來駐地檢疫官武石先生,抽樣幾箱愛文芒果,戴起手套,在強光下用放大鏡一顆顆檢視。

大家屏息以待,一會兒他指著手裡的芒果,說:「啊諾,這顆斑紋不太好看,最好換一下。」這批芒果問題不大,更換後放行。之前,他在一顆芒果裡發現果蟲,就耐心等了兩個多小時,確定蟲已經死亡才通過,甚至他將感熱器插入芒果,檢查果心是否達到殺死蟲卵的四十六‧五度。

通過檢疫,貼上標籤後,這批愛文將空運日本,身價也隨之不同。

正當一些果農在青果市場叫賣自己芒果,大聲感嘆:「連農藥錢都不夠本!」的同時,在相隔不遠的玉井枕頭山下「中興班果樹產銷班第三十班」班員,卻不必聲嘶力竭,不必感嘆市場看得到吃不到,只要按部就班採收愛文,而且特級品一公斤收購價高達九十元,比別的果農每公斤足足多賺二、三十元。

同樣在玉井、同樣種芒果,為什麼有「貧農」、「富農」的差別?

生產履歷條碼 見證芒果生產流程

五十多歲的產銷班班長吳清進坐在一籃籃芒果堆裡,手裡拿著才剛列印出的「生產履歷條碼」,笑得好開懷,種芒果三十多年,沒想到自己的芒果有這麼「國際」的一天。他拿起芒果笑說:「用這款條碼可以找到生產者,人客吃了肚子痛可以找我。」

這張條碼註記:來源(玉井果樹30班集貨廠)、生產者(吳清進)、貿易商(杜普國際)及生產履歷編碼(1004105010001)。而他手中的芒果,經由通路商分級、蒸熱、檢疫手續後,四天後將出現在日本航空飛機上、東京池袋西武百貨或日本知名連鎖通路Jusco超市。消費者可以從這十三個號碼追溯到台南玉井吳清進,上網可以看到手裡這顆芒果從無到有的全部生產過程紀錄。

在這偏遠山村,一種新的農企業產銷模式悄悄啟動了。

大熱天,吳清進赤著雙腳走進枕頭山邊的愛文芒果園,以前採果完,拆開套袋,他還要花錢買紙箱自己載送,「現在只要專心種好水果,讓他們(杜普)來選,包裝運送全是他們,外銷價格也比較好。」

這片兩公頃的果園,去年產了六萬多公斤的愛文,為他賺了一百二十多萬元。今年,他和班員總共十五公頃果園,首次和杜普國際簽約,將他們的愛文推上國際。

彈性價格機制 幫助芒果外銷日本

吸引吳清進簽約的是一套保證收購的「彈性價格機制」。簽約時一級品保證每公斤六十四元、二級品三十八元、三級品十八元。今年愛文減產價格飆漲,杜普公司主動調高兩次價格,先將一級品調到七十四元。後來又調高到一級品九十元的水準。

最近海棠颱風肆虐,愛文落果十分嚴重,原本高價的愛文傷痕累累躺在地上,吳清進心痛不已,還好杜普公司仍以每公斤二十元保證收購,以切丁片加工方式外銷日本,彌補他的損失。

未走外銷之前,吳清進的芒果都在國內市場掙扎,價格完全受制於市場拍賣價。他回憶,民國八十四、五年,愛文盛產,價格一直低到一公斤才八、九元,血本無歸,賣不掉的殘貨還一車車載去倒進溪水,他感嘆說:「大家都嚇到頭殼欲燒去,誰有信心種酸仔?」

曾獲選傑出農民的吳清進說:「我每天想要外銷,想了十幾年,沒人教我們怎麼做!」
但要外銷日本談何容易?日本有全亞洲最先進的農業技術,對產品挑剔是出了名的,必須同時克服「檢疫」以及「安全性」兩大難關。而台灣又是東方果實蠅、瓜實蠅的疫區,輸日的芒果必須加熱到四十六‧五度持續半小時蒸熱,才能殺死蟲卵,通過「檢疫」 。

長期以來,全台只有豐原、小港有蒸熱廠,且由青果社主導,有心外銷的果農往往不得其門而入。直到去年六月,貿易商杜普國際公司斥資八千萬在台南左鎮設立蒸熱處理廠,才讓「檢疫」瓶頸得以突破。目前也是全台四個蒸熱廠,唯一民營的一個。

據農委會統計,去年台灣銷往日本愛文芒果達五百零一公噸,比前一年七十四公噸大幅增加五‧七倍,創造六千三百多萬產值。而去年出口日本的愛文中,每三‧三顆就有一顆來自杜普國際公司的蒸熱處理廠。

一條鞭作業 確保產品安全無虞

走到蒸熱廠門口,一層樓高的箱櫃正轟隆隆運轉著。整個廠房全按日本規格設立,窗戶用0.6mm的網目做紗窗,入口必須穿過有三道轉彎的暗房,隔離任何昆蟲入侵污染。

由產銷班運來的愛文就在這進行「一條鞭」作業:蒸熱、沖淋冷卻、包裝、裝箱(通氣孔有網目防蠅)和檢疫。打上和產地相同的生產履歷編號(Tracing number)條碼就可外銷日本。

日本是台灣農產品外銷最大市場,買方是日本,產品規格就得跟日本走,特別和農產品「安全」有關的施肥、用藥標準,更是考核重點。農委會也於去年開始推動愛文芒果的「生產履歷」制度。

這看似簡單的生產履歷編號,背後卻牽動一套龐大的作業流程。吳清進說,這個生產履歷,從施肥、噴藥、剪枝、摘花、採收,果園管理上的每個步驟都詳細紀錄,而他的其他九位班員,也是如此,吳清進說:「不用我來檢查,班員自己會督促自己。」現在生產履歷正送交農會建檔,將來由農委會上網。

光生產履歷還不夠,中興班三十班十位班員,更積極爭取ISO2000認證,這三個月來,班員每星期上課,將「標準作業流程」(SOP)黑紙白字紀錄下來,預計明年可以通過。

吳太太說,當初要參加ISO,大家很遲疑,照顧果園很累,晚上還要上課,「而且ISO文書有夠龜毛,但芒果要永續經營,要看國際市場不要只看台灣市場,要有國際認證,和國際接軌。」她的眼神充滿十足的信心。

新產銷模式 促進產品國際競爭

在這個產銷鏈裡,原本低頭耕耘的果農,在這個國際化標準平台上,看到新的地平線。

杜普國際公司業務副理、蒸熱廠廠長李山仁說:「我們在創造新的農產品供銷新模式,以產品源頭(供果園)的管理來作業的方式外銷。」他解釋說,杜普先設定好不同級數的價格機制,將選果標準事先公開,保證收購,鼓勵種出好的水果。

「同樣的果園,一級品產出越多,加乘起來獲益越大。透過活的價格機制,小農會自行整合,提升品質,讓整個供應面很平順,很穩定,很強而有力。」

「果農才是真正的衣食父母,」過去外銷商因出口利潤有限,為了讓利潤極大化,就回過頭來擠壓農民利潤。李山仁說:「我們倒過來,不在產品端賺農民的利潤,而是合作去賺日本人的錢。我們和果農是彼此尊重的夥伴,一起去日本把餅做大,創造利潤回來分享。如果今天農民給你一個『阿沙不魯』的產品,你怎麼在日本賺到錢?一切回歸到商品本身,這個產品有特色有差異性,就能創造競爭力。」

果農們常常說「阮攏是做事人」,付出同樣的汗水,中興班果農更懂得將人、土地、知識打造出完美的金三角,創造出愛文芒果的高附加價值。


What the point? SOP rules
Related: check out the 聯強 story for another proof

</p>